境内交易所国际化探索与发展

2019年8月25日      来源: 期货日报网

境内交易所国际化探索与发展

胡俞越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

陆 丰 上海期货交易所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副总经理

汪琛德 郑州商品交易所国际合作部总监

郑赜瑜 大连商品交易所国际合作部副总监

游 航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国际合作部

胡俞越:“一带一路”建设给各家交易所带来了新机遇,境内交易所在国际化方面积极探索。今年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第五年,原油期货成功上市,铁矿石期货、PTA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中金所也在国际化也做了很多工作。下面,请各位介绍下各自交易所在国际化方面的工作情况。

陆丰:原油期货作为第一个引入投资者适当性的品种,目前开户数量超过3万个。大量的资管产品参与原油期货,投资者结构呈现出不断优化的态势。交易量日均在单边10万手以上,持仓量在150手左右。境外投资者对境内原油期货比较关注,目前已经完成开户53个,包括来自新加坡、英国、美国以及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还有大量来自中东、南美、澳洲的投资者的开户工作正在进行之中。从持仓情况来看,境外投资者近期持仓量占比在10%—30%,总成交量占比约10%。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期货市场,有利于提升境内和境外市场的关联程度。

郑赜瑜:截至8月中旬,铁矿石期货境外开户数量80多个,客户群体分布在亚洲、大洋洲、欧洲的7个国家和地区,不少大型产业客户都已经参与,圆满完成了国际化平稳启动的既定目标。品种的国际化是一个以点带面的工作,大商所配合铁矿石国际化今年也积极推进三方面工作:一是在新加坡设立首个境外代表处,主要是要加强与新加坡投资者的联系;二是注册生成了香港地区的境外服务牌照,主要是为了更加直接地向香港地区的投资者推广我们的市场;三是注册全球法人识别代码,主要是为了适应欧洲方面监管的需求,便于欧洲投资者参与大商所市场。整体来看,大商所初步实现了向多元化开放的转型,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随着更多品种的开放,大商所将推出更多国际化措施。

游航:中金所成立已有12年,在国际化方面也做了许多工作。为了助力“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和上证所、深证所以及巴基斯坦的两家公司,合资收购了巴交所。一年半来,巴交所着力改革治理结构,同时积极促进公司上市、增加新产品。收购巴交所的初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利用本地市场为中资企业进行融资,今年年底前就会有中资项目正式挂牌。中金所自成立以来就把打造世界一流的金融衍生品交易所作为目标,一直对标国际最先进的交易所,向他们学习,不断研究其最佳实践经验。中金所很快要组成自己的国际专家顾问委员会,通过这个组织向最先进的市场学习经验。下阶段,中金所将进一步提升境外投资者参与中金所市场的深度和广度,相关方面的工作已经有了较大进展。

汪琛德:郑商所在国际化方面已经有设想,有些工作正在积极开展。整体来讲,境内交易所国际化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涉及多个层面,每个层面需要有不同的措施。国际化过程中,人和产品是最关键的。为了促进人和产品的国际化发展,有一些基础性工具必须要做好。郑商所与德意志交易所集团签订备忘录,积极加入一些重要的国际组织等,这些都是基础性工作,为更高层面、更深程度的国际化发展奠定基础。在特定品种对外开放方面,郑商所选择了PTA品种;在技术系统以及合约制度规则上,郑商所做了充分准备;在境外设立办事处方面,郑商所也获得了批复,将在新加坡成立境外代表处,相关筹备工作正在加紧开展。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业务上的支撑也是非常必要的,例如考虑将更多的境外品牌纳入品种交割范围,甚至引入可替代交割产品范围,这些措施能提高我们市场影响,扩大定价服务范围,拓展产品国际化程度。随着国际化程度的加深,还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开展,例如在境外设立交割仓库等。总之,期货市场国际化空间非常广阔,任务也很重,郑商所有信心开展好各项工作。

胡俞越:“一带一路”建设在推进过程中,相关实体企业将面临生产经营等方面的风险。期货市场本身是规避风险的场所,在“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过程当中大有可为。在“一带一路”背景下,期货市场有哪些新的机遇与挑战,期货交易所国际化如何谋篇布局?

汪琛德:“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得到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的积极响应,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往来更加密切,当地港口、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投资力度不断加大。基础设施需要大量的大宗商品原材料,需要期货市场提供相关大宗商品市场定价服务,提供规避风险的工具。郑商所位于河南郑州,郑州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节点城市,已提出要着力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河南省政府也提出把河南自贸区打造成“一带一路”综合交通枢纽。这给郑商所的发展带来了历史性机遇。郑商所品种实际上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很好的对接条件。据统计,我国棉花与印度、乌基别克斯坦,白糖跟泰国、马来西亚,PTA跟泰国、印度尼西亚,动力煤跟俄罗斯都有比较大的贸易量,探索与这些国家开展有效合作,有利于郑商所品种功能更好的发挥。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不少国家营商环境很好,法治很健全,金融市场比较发达。而部分国家在营商环境上、地缘政治上可能有些问题,但市场潜力很大。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交易所国际化需要根据情况深入研究论证,谋定而后动。近年来,郑商所围绕着“一带一路”建设积极研究和探索,不断加强与沿线国家的交往,为进一步合作做准备。郑商所在新加坡设立办事处,也是为了更好地推进国际化,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经过对全球33个地点进行筛选研究,郑商所选择新加坡作为境外首个办事处设置地,主要原因:一是新加坡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十分发达;二是新加坡是重要的国际炼油中心,新加坡PX市场与郑商所PTA期货市场相关性很高,新加坡交易所有8个产品与PTA上游产业链直接相关;三是新加坡特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

陆丰:上期所的品种跟“一带一路”建设关联密切。如原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全球原油市场中的地位非常重要,但中东、非洲的产油国原油多,成品油少,而中国目前的炼制能力已经远远超过国内市场总需求,国内炼油厂未来的市场在哪里?就在“一带一路”市场。在此背景下,未来上期所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原油、天然气、成品油领域有着非常广阔的合作空间。如天然橡胶,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天然橡胶生产国距中国较近,中国几大农垦——云南、海南、广东农垦都在境外地区包括东南亚、非洲等购买胶源,为服务境内外天然橡胶行业,上期所目前正在推出第二个国际化品种——20号胶。如橄榄油和沥青,全球相当多国家与中国有着庞大的贸易关系。在以上这些品种上,上期所跟周边国家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着很好的合作关系,上期所也在加快推进海外交割库设立工作,目前正在积极开展市场调研。不过,要注意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不同、法律不同、政治经济总体状况不同,另外,不少国家局部不稳定,如伊朗、委内瑞拉等,在市场对接过程中,应充分考虑政治经济法律风险。

游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可以分成欠发达国家和相对发达国家两类。个人认为在经济欠发达国家,因为其基础设施等各方面都较差,所以为国内交易所开发市场提供较大机遇,比如,它们可能缺乏产品,甚至没有期货衍生品,我们可以把产品设计、知识规则等推广过去。另外,欠发达国家的交易技术相对来说较落后,而国内交易所有较强大的交易结算和技术系统,可以“移植”过去。通过技术系统的“移植”和建设,还可以把国内交易所交易、监管方面的成熟理念推广到这些国家。如此,将为国内市场与这些国家市场将来的互联互通打下基础。值得一提的是,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类似于金矿,市场基础数据基本上未被开发,而数据对交易所来说是核心资源之一,因此整合这些数据将有利于交易所未来的发展。

郑赜瑜:在商品交易方面,交易所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着共同的机遇。比如从品种来说,大商所上市品种与沿线区域经济存在较强的相关性,比如铁矿石、优质油料、化工品等。近几年,明显感觉到交易所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机构的交流越来越频繁。目前,大商所跟全球26家交易所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其中8家交易所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几家都近几年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如今年年初的巴基斯坦交易所、2016年的墨西哥交易所、2015年的伊斯坦布尔交易所。“一带一路”背景下,境内交易所与境外交易所密切交流,互相熟悉,不仅可以促进市场共同发展,也为“一带一路”建设做出了贡献。

胡俞越:期货市场本身就具有市场经济的天然基因,同时也具有天然的国际化基因。期货市场和证券市场有所不同,在推进中国期货市场和期货交易所国际化过程中,要处理好与国际惯例接轨和保持中国特色之间的关系。比如中国期货期权市场穿透性监管模式,在国际市场是没有的。境外投资者进来后会有一个适应过程,这就要求我们处理好与国际惯例接轨和保持中国特色的关系。下面请大家谈谈在国际化进程中已经遇到的和可能遇到的问题和障碍,这是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

陆丰:第一,择优而用,不能说哪个是惯例就用哪个,而是哪个有优势就用哪个。第二,理解和适应。境外投资者一定要熟悉各自所在的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差别,如法律上的差别、交易模式的差别以及参与模式的差异。

郑赜瑜:个人觉得差异化是常态,多元化是共性,开放包容是趋势。从差异化方面来看,以商品期货市场规则为例,印度、美国、英国三个国家的持仓限制、价格限制、交割规则各不相同。从开放包容角度看,交易所应讲好自己的规则,更贴近投资者,让其深入熟悉境内市场,这是除了完善交易规则以外,跟国际对标的一项重要任务。

游航:求同存异,择优而用。股指期货、国债期货在开户等方面的规定非常有中国监管特色,和国际惯例不一致,要不要遵循国际惯例,需要研究。

汪琛德:国际惯例和中国特色都要经过历史检验,两者的发展是个动态过程。中国期货市场起步比较晚,大多数制度规则与国际惯例保持一致,但也有扬弃,因为中国有自己的文化背景、经济发展阶段和市场环境,在此过程中,对国际惯例进行一些更改使之更加符合自身情况,是很正常的。从我们期货从业人员来讲,需要创新探索,努力把一些中国特色的东西变成国际惯例。比如,经过更长期的检验,发现我国的期货监控中心制度能极大提高监管效率、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有可能就成为国际通用制度。当然,随着时间的发展,在某些方面我们也可能需要向国际惯例靠近。总之,期货从业人士应该努力争取能把更多的中国特色融入国际惯例,为国际惯例贡献更多自己的东西。

胡俞越:今天讨论环节很有意义与价值。今年是中国期货市场发展探索30周年,同时也被市场公认为是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元年,希望并且祝愿4家期货交易所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越走越好,越走越宽广。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x
扫码关注公众号
总编邮箱
lian@dtf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