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市值中公教育更名上市 A股新产业龙头争夺再下一城

2019年2月21日      来源: 全景网-快讯

全景网2月20日讯 今天,深交所上市公司亚夏汽车(SZ:002607)发布公告,明天公司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公教育”,这意味着中公教育正式登陆A股。中公教育也是大型教育培训龙头中唯一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

近期,在临近正式更名上市和国家职教新政策发布等利好消息推动下,公司市值一举越过500亿大关,不仅遥遥领先于A股其他教育上市公司,也使其成为继顺丰控股、宁德时代、药明康德、工业富联和温氏股份等大型企业之后,A股在近年各交易所新产业龙头圈地运动中的又一次胜出。

众所周知,A股几乎与整个互联网产业失之交臂,以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小米和美团等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纷纷在海外上市。这种重大产业断层对A股的发展动力产生了巨大影响。

不过,在互联网巨头的光芒之外,A股在消费、现代服务及新科技等新产业龙头的争夺中步步为营,吐故纳新,不断锁定胜局,中公教育就是最新的一例。

姗姗来迟的职业教育新龙头

中公教育与亚夏汽车的借壳交易方案最早于2018年5月披露,随后股票即复牌交易,11月初在证监会重组委成功过会,并于月底获得批文。目前的市值已较方案中185亿元的评估值翻了约3倍,充分显示出优质教育标的稀缺和市场对其前景的认可。

2017年,中公教育营收40.3亿元,净利润5.2亿元。大大超过之前A股教育类上市公司10亿级营收、1亿级净利的平均水平。

根据最新的业绩预告,公司2018年的预计利润为11亿-11.6亿元,大幅超过了借壳重组方案中该年所承诺的业绩9.3亿元。

500亿市值中公教育更名上市 A股新产业龙头争夺再下一城

之前,中公教育并没有被资本市场和公众熟知。事实上这家以公职类招录考试培训见长并广泛进入职业技能培训各主要领域的公司,创业已近20年。公司董事长李永新1999年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本科毕业,毕业即组队创业,中途从未中断。

中公教育上市时间相对较晚,一方面是因为旧《民促法》对营利性机构的限制规定。2016年新《民促法》的颁布,取消了相关限制,方才为教育类公司的A股上市打开了大门,之前大多数教育公司选择了海外上市。

另一方面,也与公职类考试市场的全国范围“长尾分布”特征有关,20年的全国布点深耕之后,中公教育已经形成了全行业遥遥领先的全国直营网点规模。从对地级市的网点覆盖来说,全国334个地级市中,中公教育覆盖了319个,合计建立了全直营的分支机构和学习中心619个,渗透率远高于教育行业其他公司。

借助公职类考试长期累积形成的全国渠道、规模化研发和快速响应系统等优势,中公教育近年在医疗、IT培训和财会等职业技能培训领域进展迅速,综合职业教育公司的布局已经清晰可见。

500亿市值中公教育更名上市 A股新产业龙头争夺再下一城

与A股其他新产业龙头横向对比来看,中公教育的业务深化迭代的历程近似于东方财富网,公司最早也是以考试资讯的门户网站而命名,随后不断创造新的市场,业务由轻到重,不拘泥于互联网的流量表象,目前的业务构成与最初的资讯网站相比已经判若云泥。

公司广泛的业务渠道网络渗透则颇似于温氏股份。后者创建了一个开放的农户社会合作网络,中公则再较早前就将代理网络全部转型为了直营。

从规模化研发投入来说,则与药明康德相近。创业之初,市场上都是高校兼职名师为主,公司率先开始采用专职教师并进行专职研发。2017年,公司专职研发团队超过千人,课程研发年投入近2亿。

在强渠道和重研发的支撑下,中公教育形成了一套独有的经营快速响应机制。在强调IT自主开发投入和对极限运营速度的追求上,跟顺丰控股极其神似。

A股与海外新产业龙头对阵形势

既然A股几乎失去了整个互联网产业,那么美股和港股的大型中国产业龙头基本都是以互联网为主,尤其是美股,除了华住和好未来等少数公司之外,领先的中概股几乎都是互联网公司。

港股则一直以国内的消费类产业龙头为主,例如安踏、海底捞、恒大、碧桂园等。因为不支持同股不同权等公司治理的新方式,阿里与港交所遗憾地擦肩而过。去年才随着港交所规则修改,有了小米、美团、平安好医生、众安在线和阅文集团等互联网公司。

500亿市值中公教育更名上市 A股新产业龙头争夺再下一城

相较而言,A股的新产业龙头阵营的构成更具多样性。工业富联属于电子制造业的全球巨头,比亚迪在新能源车领域也有一定全球地位,中公教育、分众传媒、顺丰控股、宁德时代、药明康德、视源股份和科大讯飞等则是国内该领域的新产业龙头。互联网产业较弱,但毕竟还有了市值1600多亿的三六零和市值700多亿的东方财富。

500亿市值中公教育更名上市 A股新产业龙头争夺再下一城

上市公司的产业多样性对资本市场价值巨大。多样性即拓展了宽度,让未来相关产业的其他公司来上市,也提升了整体发展的均衡性。

除了多样性之外,A股新产业龙头阵营还具有更强的持续盈利能力。而包括京东、拼多多和美团等在内的大市值海外上市公司,至今仍在巨亏或在亏损边缘。虽然资本市场更看重的是未来,但投资者也不一定有耐心一直等下去。尤其是当全球经济紧缩之际,海外阵营的整体抗风险能力显然低于A股阵营。

更可喜的是,在过去两年中,白马蓝筹的相对估值在A股有了大幅抬升,价值投资逐步成为市场主流,这些新产业龙头和之前的蓝筹股一起成为了A股发展的定海神针和新动能。

综上,A股在新产业龙头的竞赛中不仅没有全输,而且赢面还越来越大。既然如此,那么去年CDR发行政策的匆忙出台就实无必要,与其费力去从存量上翻盘,不如在类似中公教育这样的新产业龙头上下功夫。

x
扫码关注公众号
总编邮箱
lian@dtf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