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券商遭遇债券违约 涉诉金额超2亿!资管计划成券商业务新风险区

2019年9月9日      来源: 期货日报网

资管新规之下,券商资管仍在追求转型当中。而在资管计划遭遇融资方违约之时,则更是一桩“糟心事”。

日前,西南证券发布一起涉诉公告显示,因债券发行人未依约履行回售义务,公司作为两只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于8月23日代表资管计划向重庆一中院提起诉讼,涉诉金额达2.12亿元。

券商中国记者根据近期上市券商披露的半年报诉讼情况来看,至少有15家券商在半年报中披露资管计划涉诉情况。在各家券商寻找自家资管业务“新打法”的同时,如何加强合规管理、减少涉诉“糟心事”,同样值得注意。

资管计划遭遇债券违约

自2018年债券违约密集出现以来,被一同拖下水的券商不在少数。日前,西南证券发布诉讼公告,对近期因债券违约而进行的诉讼进行说明。

又一券商遭遇债券违约 涉诉金额超2亿!资管计划成券商业务新风险区

西南证券表示,公司作为“西南证券-双喜金债广农商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西南证券双喜金债7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于2019年8月23日代表资管计划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方为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从诉讼请求来看,西南证券拟申请被告方就“16皖经02”未能根据约定履行回售义务承担违约责任,偿付债券本金及利息(21,160万元)、违约金、逾期利息、律师费、诉讼费等。2019年8月23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受理案件通知书》,决定立案受理。

公开信息显示,“16皖经02”发行主体为安徽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规模30亿元;发行时间为2016年7月,期限为“3+2”年。今年7月15日,安徽外经应支付“16皖经02”29.21亿元回售本金和应付利息,但并未按时兑付回收款项,构成实质违约。

西南证券表示,公司作为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严格按照监管规定和资管计划合同约定履行管理人职责,案件的最终诉讼结果由资管计划投资人承担,公司自有资金参与部分(本金约140万元)按照资管计划合同约定享有权利并承担相应的义务。上述案件对公司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

积极发展资管业务转型

对于西南证券而言,代表资管计划提起诉讼可算是“轻车熟路”。在其2019年半年报中,共披露4起涉诉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资管计划纠纷案的进展情况,且均与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有关。

具体而言,西南证券管理的“鹏瑞2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涉及“*ST保千”的实际控制人庄氏兄弟庄敏、庄明,起诉时间为2017年10月,两起诉讼涉诉金额分别为7.41亿元、3.99亿元,目前两案均处于执行阶段。

另外,“互利通8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和“鑫沅质押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则分别涉及“东方金钰”和“新光圆成”,涉诉金额分别为3亿元、8.41亿元。其中,互利通8号处于执行阶段,鑫沅质押1号则处于一审审理阶段。

从上述案件涉及标的可以看出,与券商近期涉及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较为类似,相关股票均因上市公司或股东方发生违约,近年来出现市场声誉恶化、股价大幅跳水等情况,融资人出现违约可想而知。不过,由于诉讼被告方多为涉及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其最终偿付能力如何尚有待执行结果出炉。

就西南证券资管业务来看,在业务收入方面,2019年上半年,西南证券实现资产管理业务手续费净收入2723.18万元,较去年同期的5771.58万元相比腰斩。换一个统计口径来看,在协会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券商各项业务排名中,在资管业务净收入一项,西南证券实现收入4727万元,排在第50位。

在半年报中,西南证券表示,公司资管积极发展转型,努力探索服务实体经济的业务模式,进一步加大了资产证券化项目的开拓力度并取得实效;继续加强产品创设,筹备并发行多只固收增强、主题策略、量化投资产品;进一步调整和优化组织架构,加强外部渠道拓展和内部协同,努力打造提升资管产品销售能力和投研能力。

截至2019年6月30日,西南证券母公司存续资管计划116只,管理份额规模566亿元。其中,集合资管计划39只,管理规模112亿元;单一资管计划71只,管理规模399亿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6只,管理规模55亿元。上半年,公司资管新设立资产管理计划5只,新增管理规模26.4亿元。

券商资管涉诉多发

事实上,在券商资管业务遭遇瓶颈期之下,叠加近年来违约主体不断增加,西南证券的遭遇在各家券商中并不罕见。

券商中国记者根据上市券商2019年半年报不完全统计,共有15家上市券商透露其旗下资管计划涉及诉讼情况,诉讼数量超过30起。由于上市券商披露案件多为诉讼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重要诉讼,且部分公司未公布诉讼细节,实际诉讼情况应远超此数。

从涉及违约标的来看,债券违约和股票质押仍为资管计划诉讼的重要原因。对于资管计划而言,信用债可算是最主要的投资标的之一。在债券市场违约高发的情况下,引发诉讼成为必然。例如,东吴证券资管计划涉及“17银亿04”、国元证券涉及“14 利源债”、“17印记娱乐MTN001”、秋林债等。

在资管新规落地后,资管产品“多层嵌套”的问题被叫停,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而就券商披露的资管诉讼来看,部分嵌套产品投资标的也出现违约情况。

例如,在西部证券披露的一起诉讼显示,其设立的“西部恒盈保理 8 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通过国通信托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于中青保理,由中青旅实业提供担保。但在2018年5月收到国通信托通知函,融资方及担保方均未履约,西部证券遂提起诉讼,涉诉金额2.157亿元,并于今年6月一审胜诉。目前,中青旅实业已向上海高院提起上诉。

对于资管诉讼而言,由于券商作为资管计划的管理人,诉讼结果由资管计划持有者承担。在诉讼公告中,券商往往会补上一句:“案件诉讼结果由资管计划投资人承担,对公司无影响”。但在实务中,代理诉讼仍需耗费公司大量人力物力,且从起诉到执行完毕时间漫长,成为对券商投后管理能力的重要挑战。

2019年上半年,券商资产管理业务延续规模下滑趋势。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证券公司资管业务管理资产规模11.15万亿元,较2018年底下降13.63%;上半年证券公司资管业务净收入为127.33亿元,较去年同期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138.88亿元下降8.32%。

近年来,在一系列监管政策要求及资管大行业形势变化之下,主动管理成为券商资管公认的发力方向。而在各家券商寻找自己业务“新打法”的同时,在合规管理方面仍需注意调整,减少涉诉“糟心事”的产生。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x
扫码关注公众号
总编邮箱
lian@dtface.com